春风吹进我的家

2008年第4期

【字体:


  童年的记忆是清晰的。我生在60年代的双职工家庭,在当时生活条件还算不错,凭着肉票一周可以吃上一顿把回锅肉。每当吃肉的一天,大人都要告诫我们兄妹不要把碗端到门外去吃,生怕别家心生嫉妒。如今谈起这事,老父母都感到好笑。

  有时家里当月的肉票用完了,母亲就会用省下的粮票酒票到街上换几条农民从河里捞来赶场卖的细鲢鱼,至今还记得吃完鱼后舔碗咂嘴没过完,那滋味回想起来比《芋老人传》里的芋头还香。

  我小时候母亲没有奶水,天不明,地不亮大人就要到城东边农场上排队等候限量供应的牛奶。那时正值1968年夏天,武斗正酣,当然,三聚氰氨的顾虑是没有的,担心的只是不长眼的枪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彝良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