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矿

2014年第4期

【字体:


  一

  夜色越来越深,乌普老爹敲打了很久的羊皮鼓,不再咚咚响了,苍老而干涩的颂经声也慢慢歇息下来。劳累太长的时间,头刚着床,两眼一闭,乌普老爹就打起轻一下重一下呼噜。

  这时,在床的另一头装睡的大洋芋——乌普老爹的孙子,睁开了眼睛,轻轻拉开蒙在头上的羊毛毡子,摸索着穿上衣服,套上软底布鞋,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拉开木门。还好,白天暗暗涂过油脂的门转轴,果然一点声音也没有。摁摁衣袋,冷硬而沉重的刀还裹在里面。

  他闪身出门。

  夜黑如墨,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整个龙头山的山山岭岭、村村寨寨全被笼罩在无边的黑幕之中,家家户户在一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彝良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