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

2016年第3期

【字体:


  1

  我总觉得长眠地下的父亲一直在窥视着我们,窥视着这个村庄的每一个人,每一个角落。有好多次,我梦见他,他的表情依旧是那么肃穆,他眉头紧锁的样子更让人不寒而栗。昨天我去麦地小学上课,中午时回了一趟家,给母亲送点药去。我们家的老屋里只有母亲一个人了,显得异常冷清。我们又谈起父亲,母亲告诉我,这些天夜里她老是惊醒,她说:“我担心你爸在那边又生出什么事来,要是这样的话,给他赔小心的人也没有一个。”母亲的表情很落寞,我知道她是想我父亲了,只好安慰她说:“那边跟这边不一样,爸爸怕是不敢折腾的,再说我们给他烧了那么多纸钱,他怎么还会折腾?”母亲叹息了一声,说:“唉,他那脾气……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彝良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