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在我的墓地跳舞

2016年第4期

【字体:


  一把火

  白水江边的木噶镇,我一闭上眼睛,就听到了它的鸟鸣。村里的喜来宝,二十出头,瘦得像只猴;他家爹喜老幺精瘦,你看他那下巴,长满浅浅的花白龇须,双颊微微瘪下去,细细的眼睛说话时闪射着空茫的光,你万万想不到,在铁路上顶喜来宝爷爷的班儿时,喜老幺煞是风光了一阵:有工作啦,偏分的两片瓦头型,牛仔喇叭裤紧裹出他瘦瘦的屁股,脚蹬锃亮黑皮靴,特别是那一到礼拜天就提回来的黑匣子录音机,“蓬擦”“蓬擦”;可是,当他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蓬擦声震动空气也撩拨不了几个婆娘的心思。啥?好吃懒做噻,出了名,谁稀罕?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哈哈倒是成了乡村摇滚,惹亮了不少放牛娃的歌喉。一眨眼,喜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彝良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