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2期

【字体:


  一

  秋芬是被奶奶捡回来的。

  她出生的时候,足足有八斤重,圆头大脑,粗腿胖臀。在他父亲的手上,挥舞着两只小拳头,哭得好不伤心。

  他的父亲捧着她,看着两个腿丫子间能证明性别的地方,不住地摇头叹气,“怎么又是个丫头?”他一脸伤心欲绝,说完,把秋芬往床边一撂,就出去了。

  秋芬的母亲躺在床上哼哼,生秋芬时她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她已经生了四个孩子。按理说早已顺当了,但这个差点要了她的命。原以为这次一定会是个大胖小子,男人的一席话又把她的心丢在了冰冷的地窖里。听说又是个女孩,她把头往床里一扭,闭上眼睛,佯装睡了过去。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彝良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