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2018年第2期

【字体:


  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爱莲说》上亦是这么说,然。吾与桃花可结缘,没见过绚烂的十里桃花,眼界只限于门前的两三棵桃树而已,可阵阵微风吹过娇娆的“玄都花”时,还是惊了心,迷了眼。桃之夭夭,然也,灼灼其华。

  我还喜欢风,四季之风:春之轻颶、夏之清爽、秋之萧瑟、冬之凛冽。风掠过时都有声,我不喜欢,我心目中完美的风就应该是无声无息的,轻轻抚起相思之人的满头思念,亦如夜雨所说。

  不同于撩起翠竹时的“哒哒”声,风略过桃林,无声,却有片片粉色的花瓣飘落,让人知道:哦,原来起风了。寂寞感更甚,或许这才是适合我的,寂寥,桃之夭夭也不过如此。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彝良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